黃少芬

作家,資深編輯,思想開放,行為保守,有創新精神但不離經叛道。

25/05/2016

心理距離激發創意

我在創意寫作教學中,發現不少的小朋友對作文有恐懼,還未知道題目,就說自己不能作文,什麼都想不出來,認為自己沒創意。可能因為學校的作文功課,題目不能引發興趣,或是平常生活的事情,發揮空間不大。於是我給他們一個可以天馬行空的題目,例如「一百年後的香港」,結果他們都能釋放高度創意。為什麼? 心理學有一個叫「心理距離」的理論。對於不是此時此地發生的事物,或與自己關係不近的事物,我們有一種心理上的距離,而這心理距離導致我們對那些事物的思考較為抽象,這樣反令我們較容易發揮創意,透過聯想將看似沒有關係的因素組成有意義的新事物。所以對於日常事物的聯想,創意不及對於遠離我們的事物。 若果你感到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未能展示創意,不妨用有心理距離的聯想練習,例如:「假如我能到木星旅行,我會做什麼?」又或是「非洲土人的茅屋可以如何改良?」你不用搜尋木星和茅屋的資料,只要敢於想像,不要自我批評,你會對自己的想法感到驚訝。
22/04/2016

重拾探索精神

縱使藝術的題材包羅萬有,但很多知名的文學家總是回到童年經驗裡提取創作靈感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國作家莫言說:「任何一個作家的寫作都是從童年開始,尤其是寫童年記憶。」他開始寫作時,就是回到童年回憶去。   童年時,我們用直覺認識世界,感受很原始,很直接,也很深,深入到心靈深處,一直藏在裡面,所以日後可以成為創作靈感源源不絕的泉源。另外充滿好奇,手腳並用去探索周遭的世界,沒有人教我們這樣,好奇心是學習的最大動力。可是後來進入學校接受教育,追求單一答案成為努力的目標,逐漸失去好奇心,創造力也不斷下降。很多研究都發現,富創意的人通常有強烈的好奇心。   但近年西方教育界重新重視探索精神,開展探索為本的教育。啟發學生主動學習,遠比應試學習,帶來更好的學習成果。當你認為你在發現重要的事情,你才會全情投入探索,有情感介入,就能達至最佳的學習狀態。
31/03/2016

創造力 並非神奇魔力

今天打開報紙(假如你還有閱讀紙本習慣),經常看到新聞和專欄文章有這樣的言論:創造力是新時代經濟發展的核心力量。這當然有根有據,但當創意受到追捧時,在一些人心中,創造力好像成為點石成金的神奇魔力,單有創意,就有非凡的成就。兩個原因使人產生魔力的遐想。 首先,傳媒只會報道成功例子,例如某某的創意發明帶來創投基金的鉅大投資,令公司股價由一元變成一千元。但是有人數更龐大的創意天才,因為性格、際遇等各種原因,在鬱鬱不歡中過著一貧如洗的拮据生活,媒體當然沒興趣報道他們啦。 第二,很多人忽視一件事,創意其實需要配合知識、技能,才會產生有價值的想法、作品或實物。天馬行空容易,天馬行空後落實計劃,則需要學問、能力、經驗、智慧,而這是日積月累的成果。牛頓在蘋果樹下,被掉下來的蘋果擊中他的頭,哎啊一聲後,就發現了萬有引力,大家都耳熟能詳這故事吧!但多少人知道,在他走到蘋果樹下之前,已有很多年的科學研究功夫,自修數學、物理、天文各種領域學問。如果他無心向學,甚至沒什麼科學知識,再多的蘋果掉下來,也不會有萬有引力的發現。
07/03/2016

外來者的創作優勢

在傳媒報道中,歐洲難民潮似乎是計時炸彈,存著很大的隱憂。今年1月聯合國的《難民日報》轉載《華爾街日報》一篇談論移民創意天分的文章,則是這方面鮮有的正面題材。 文章的作者Eric Weiner首先指出,歷史上不少的天才都有移民或難民背景,例如科學家愛因斯坦、文學家雨果。美國這個移民天堂、文化大熔爐,也產生過無數擁有驕人創作成就的奇才。他引述心理學家巴伯(Nigel Barber)的用語「傾斜視角」(oblique perspective),說明移民有一種特質促使他們比本土人更有創作優勢,就是外來者的視角。移民離開熟悉環境來到陌生地方,沒有理所當然的看法,因此有全新的眼光,能夠看到本土人看不出的事情,新的觀點帶來新的想法。 […]
29/01/2016

用孩子的視角看地球

有一次我和幾個一至兩歲的孩子玩耍,他們只能說很少的詞語,當然還未能閱讀文字。那裡有很多玩具,但他們總是嚷著要圖畫書,拿上手前後翻頁,看看圖片,偶爾呵呵大笑。有趣的是,他們將書倒轉,仍然看得津津有味。 我們在成長和學習新事物的過程中,下意識地建立了自己的視角,但視角一旦固定不變,而又已不能應付新的挑戰,那就是需要調整視角的時候了,唯有這樣才能產生新的意念,解決當前的問題。 美國曾進行一項心理實驗,發現幻想自己是七歲孩子的大學生群組,在創意思考測試中提供更多的原創點子,而性格內向的效果特別顯著。 如果你認為自己沒有創意,可想想你是否經常用相同的視角看事物。其中一個改變的方法是暫時扮演別人,從這人的視角再看相同的世界。孩子沒有成年人的思想框框,不妨就扮作孩子一會兒吧,用玩耍的心情面對難題。
23/12/2015

只有科技頭腦不能成為下一個「朱克伯格」

幾十年前白手興家的多是實業家、金融投資者、地產發展商,但現今名列世界富豪榜首,而又是白手興家,則多是從事創新科技的,難怪香港父母都望子成「朱克伯格」(Facebook創辦人),電腦程式、機械人課程成為熱潮。但單單吸收科學知識,不能成為下一個「朱克伯格」。朱克伯格本人有豐富人文修養,據聞開會時會引用古羅馬、希臘的史詩,創業時不是一個只懂寫程式的年輕人。 理想的教育必須包含人文學科,無可置疑這是培育想像力的園地。很多科學家都是從人文學科中獲得豐富的想像力,從而構成創新的科學理念。愛因斯坦就說過,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,因為知識有限,但想像力概括世界上的一切,推動世界進步,是知識進化的泉源。 可能在不久的將來,科學家發明的人工智能電腦能夠跟人類一樣,有獨立分析和處理問題的能力,甚至能夠自行設計軟件程式。但我相信它們不可能有人類的想像力,只有具有神形象的人類才能想像未來,並投身其中,令世界變得更美好。
26/11/2015

猶太人的發問精神

以色列天然資源貧瘠,但靠著創新精神,成為科技創新的大國。很多民族都有創造力,但猶太人似乎擅長於將創意變成有利可圖的商業活動,或是專業上的成就。歷年來就有不少人研究猶太人的非凡創造力從何而來,有的認為是在惡劣環境中逼出來的求生本能,有的認為是亡國後長期在異國生活,因文化衝突而發展特強的融合能力,但有一個因素是我們華人文化缺少的,就是發問精神。   無論是在家裡、學校或猶太教會堂,猶太人都喜歡發問。兒女不發問,父母會認為家庭溝通不足;學生不發問,老師會認為他們無心學習;成人在會堂不發問,拉比會認為他們對信仰不認真。很特別的是,在信仰上,猶太人不認為信心和發問之間存著衝突,會提問,會思考,才是信心的表現,所以沒有高高在上的真理是不可以辯論的。這種開放式的思考習慣不但訓練出能處理複雜問題的精密腦袋,更培育出敢於跨出去的創新精神。   好奇的人、有學習動力的人、不怕失敗的人、思想不固執的人,才會經常發問,而養成這習慣,就會更勤於思考,更容易發現新的觀點,猶太人有句俗語說:「兩個猶太人就會有三個觀點。」腦震盪的原理是,提出的想法越多越好,這樣才會更容易找出有價值的創意點子。不停發問,就會發現更多的觀點,觀點不怕多,最重要是在其中發掘到有價值的。
02/11/2015

迴轉壽司店與火鍋店的結合體

中國現時積極扶助創意工業,因為西方國家從工業時代走到後工業時代,發現創新是經濟能夠持續增長的出路。今年夏天我到北京旅行,順道參觀了一些著名創意文化景點,可惜沒有驚喜的發現,直至我在一個商場的美食廣場,目睹這個「奇景」:乍看以為是迴轉壽司店,原來是一人一鍋的自助火鍋店。一碟一碟的火鍋食材在迴轉輸送帶上移動,客人隨便拿起來,放在自己面前的鍋裡煮來吃。希望自己不是孤陋寡聞,但這個創新方式真的讓我感動不已。我們中國人是大有盼望的! 隨著飲食文化的改變,火鍋店早已從傳統形式走出來,台灣的涮涮鍋和一人一鍋就很有現代特色。火鍋店與迴轉壽司店是兩種不同形式的食肆,有人卻將兩者巧妙地結合,成為一種新式的火鍋店。創作就是將本來「好像」沒有關係的概念或事件中,發現結合的可能,所以創作不是「從無到有」,而是在已知的東西中想出關聯,而又能產生價值。 假如那個北京火鍋店老闆對迴轉壽司店沒有認識,腦子裡沒有這個材料,就不會想出那個讓我驚喜的結合體!所以平日勤於觀察,有東西儲存在腦子裡,到了創作的時候才會有東西可用了。
02/11/2015

創新科技反降低創造力

我最近去北京旅遊,沒有帶地圖,沒有帶旅遊指南,但沒有迷路,因為有個朋友在路上不停打開地圖APP查看路線。APP提供很多生活上的好處,但同時讓我們不再需要冒險,不再需要應變力、分析力和想像力,一遇上難題,打開APP吧!我感到好奇的是,過度依賴APP對創造力帶來什麼影響呢? 今年出中文版的《破解APP世代:哈佛創新教育團隊全面解讀數位青少年的挑戰與機會》,談及新科技對青少年成長的自我認同(identity)、親密關係(intimate relationship)與想像力(imaginative power)三方面的影響。想像力是創造力的基礎,這書引用研究指出,今天青少年的視覺表達能力增強,但文字表達能力降低,我相信一般人都認同這個趨勢。文字比視覺更能激發想像力,因此當APP世代花更少時間閱讀文字,卻花更多時間看影像,就會弱化想像力。新科技由富有創造力的人生產出來,但受眾長期處於被動狀態,創造力就因此下降,荒謬不荒謬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