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/08/2016

孕育創意的環境

一位知名的日本木匠說,成為一流的木匠,也許需要天資,但雙手經過日以繼夜的鍛鍊,其實也能做出巧工。技巧是可以後天培養的。而絕大多數的創意理論都認為,創造力也是可以後天培養的。這麼說,只要努力,人人都能提昇創造力和技巧,這是否意味著人人都能成為米高安哲羅、愛迪生或史蒂芬•史匹柏呢?現實似乎給予否定,有這樣成就的人向來都是千萬中僅一兩人。 在個人質素之外,有一個重大因素造就了許多非凡的創意成就,卻不為我們所留意,這就是環境。如果米高安哲羅不是出生在文藝復興的年代,又不是在靠近佛倫羅斯的地方出生,他還會成為藝術史上的米高安哲羅嗎?如果追求藝術品味的富商沒有聚居在佛羅倫斯,而是散居在非洲和美洲,有藝術天份的平民還會有鴻圖發展的黃金機會嗎? 歷史不會一模一樣的重覆出現,但一些有利於創意工作的環境特質我們卻可以營造。政府、商界和教育界可以更多投入資源鼓勵創新,並對創新的嘗試給予機會和獎賞,而社會則有更多的創作自由和多元文化的發展。
22/08/2016

結他設計師 令音樂更『有feel』

每個音樂人都渴望演繹出個人風格,擁有與自己曲風配合的樂器。事實上,除了今期受訪者Orpheus外,不少樂手都不能滿足於琴行售賣的主流品牌樂器。而為Orpheus製作「Woracle」的阿澤,其工作正是以創意及巧手回應這些需求。   阿澤熟悉不同的音樂風格,會嘗試將自己放在客人的視點上,去了解音樂對他們的意義,然後為其製作一支度身訂造、獨一無二的結他。經他的手由零開始製造的結他,多達逾200支。「大部份客人都是地下樂手,在琴行找不到跟自己有連繫的樂器。」 客人提出的要求,包括不同的外型、聲音效果等等,甚至有時會要求製作不止於六條弦線的結他,就像Orpheus的「Woracle」,衍生出另一種樂器。「我要為客人提供一個與樂器之間的聯繫,令他們是『有feel』的,跟那支結他可以互動。」阿澤會盡量配合他們的需要,並且給予意見,加入創意。 「我不想把自己定位為單純的『結他工匠』﹗」他說,「即使是一支結他,也會發揮很多創意。」大學主修平面設計的阿澤,會以設計角度看待結他製作。「在琴行買一支結他只是『一見鍾情』,但你與它之間卻沒有故事發生。」由設計到製作至到完成,阿澤與客人之間不停有溝通互動,彼此不斷調節。 […]
22/08/2016

從學拉小提琴 到學造小提琴

喜愛彈奏樂器的人很多,卻不多人懂得製造屬於自己的樂器。今期《先行者教路》受訪者沛霖,業餘學造小提琴8年。他慶幸自己在學習拉小提琴之初,能認識到一位造小提琴的師傅,向他拜師學藝。他認為,能拉奏自己親手造的小提琴,絕對是作為樂手的雙重享受。     記者﹕你是如何開始學習造小提琴的?為什麼你會有這個興趣呢? 沛霖﹕自小我就喜歡古典音樂,10年前開始學拉小提琴。有一次,我在網上買了一部「白身琴」,即還未上漆油的提琴,在尋找提琴師傅為其上漆時,經同事介紹下認識了我現在的師父。他是本港一位頗有名的提琴工藝師,而我很榮幸地得到他願意收我為徒。事實上,我本身很喜歡將物件拆開,了解其結構,而小提琴的外型典雅,非常吸引我。 […]
22/08/2016

「人生就是 不斷去創造奇蹟」

不少年青人都喜歡彈結他,愛用音樂來表達自己,而甯若霖(Orpheus Nei)就是從當初一個熱愛結他的少年人開始,因著這份熱愛和堅持,走上音樂之路,再到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新樂器——「Woracle」。談到夢想成真,Orpheus表示,「人生就是不斷去創造奇蹟,而成功是沒有終點的」。   從知難而退到瘋狂練習  「我是一個普通的音樂人,其實這個世界有好多人在玩音樂。」當被問到如何介紹自己時,Orpheus笑說。Orpheus從小就喜歡音樂,還會自製「結他」。「小時候試過拆開自己的鐵筆盒,用橡筋綁住,一彈就會發出聲音,我覺得很有趣。」到中學時期,Orpheus正式去學結他時,卻發現原來結他很難學,並不如想像中有趣,因此他很快就對結他失去興趣,甚至很少練習。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