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格校長 夢想改變世界!
20/05/2015
香港孩子
20/05/2015

苦思良久卻仍找不到解決方法時,出外散步,讓思緒任意漫遊,進入白日夢狀態。此時突然靈光一閃,問題應刃而解。這是很多人曾有過的經驗,作白日夢並非浪費時間,它促使了很多劃時代的新發明和藝術作品出現。愛因斯坦暫時放下毫無成果的研究工作後,在一次作白日夢時,就想出了相對論。

 

我們可以振振有詞維護自己時時刻刻都作白日夢的權利嗎?原來作有建設性的白日夢,跟沈溺於白日夢,是有很大的分別!美國心理學家Jonathan Schooler所主責的一個實驗,發現有意識地察覺自己在作白日夢的人,比起對自己作白日夢狀態毫不察覺的人,更具創作力。所以單是作白日夢或沈溺於其中,不會提昇創意,我們必須有意識地留意漫遊中的思緒,讓它自由浮動,但要繼續向目標出發,靈感一到就要記下。雖在白日夢狀態,但仍像駕車般控制方向。如果只是為逃避苦悶,或補償現實生活中得不到滿足的缺失而作白日夢,就沒有多大的價值了。

 

心理學家和腦神經學者估計一般人有15-50%的清醒時間是在作白日夢的,如果有效地加以利用,就能提昇創作力。可惜今天我們每當有空閒時間,就打開手機、電腦、電視,腦部不停被動地接收外來的刺激,沒給它假期四出漫遊,難怪創作力無法提昇。

黃少芬 作家,資深編輯,思想開放,行為保守,有創新精神但不離經叛道

黃少芬 作家,資深編輯,思想開放,行為保守,有創新精神但不離經叛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