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深現代舞蹈者:從事藝術勿太自我
20/01/2017
「天空的不一樣」攝影比賽 將增設「網上最喜愛大獎」
23/01/2017

「新約舞流」為本地非牟利舞蹈藝術團體,致力推廣及發展本地舞蹈藝術文化,培養與發掘年青新一代。今期Dreamates專訪主角Joseph Lee正是其中一位被「新約舞流」燃點舞蹈熱情的年青人,從現代舞的初學者到創作藝術家,Joseph勇敢踏上舞蹈之路,並夢想推動香港舞蹈藝術文化前進。

 


跳舞的啟蒙

Joseph對跳舞萌生興趣可以追朔至中學的校際舞蹈比賽。當時他沒有太多跳舞經驗,第一次上台就獨舞,Joseph非常緊張,但最後觀眾的反應很好。Joseph發現,在台上的短短幾分鐘裡,感覺非常開心,可以用身體語言去表達自己,那種開心是難以用言語表達。「當時我就覺得太正了,就決定去學跳舞。」

 

中學畢業不久,Joseph就接觸到「新約舞流」,從上堂學跳舞到參與藝團的表演及工作坊,Joseph和他們接觸越來越多,也漸漸被現代舞所吸引。「我開始慢慢了解,原來跳舞是這樣的,編舞是這樣的,做藝術是這樣的。『新約舞流』的這群現代舞藝術家非常正面活力,又有創意。我就想,如果日後我可以成為這樣的人,或者在這樣的環境工作就好了。」

 


「歸途」,夢想的轉折點

 對於下決定走上從舞之路,Joseph認為人生的最大的契機,是看了「新約舞流」藝術總監周佩韻的一個作品,名叫《歸途》。在觀看的過程中,Joseph非常感動及受啟發。作品的主題是親情,無論是手法、舞蹈、動作還是表達方式,都很純粹簡單,甚至沒有高難度的動作,但是所表達的內容卻很深刻,與Joseph的個人生命發生連接。「在那一刻,我想,或許我也可以跳得到。」

 

大學畢業後,Joseph決心去英國修讀舞蹈專業的碩士課程。Joseph的大部分同學都是自小就學習跳舞,有些還是芭蕾舞學校出身的,而Joseph從未學過芭蕾舞,因此在上芭蕾舞堂時,他與同學之間就有一定程度的差距。例如芭蕾舞有很多專用名詞,Joseph在課堂裡聽不懂,覺得很沮喪。但他懂得調整心態,清楚明白自己的目標不是成為一個芭蕾舞者,這些只不過是給身體的訓練,就盡量去追趕,盡自己能力去做好。「我的學校非常開明,他們明白每個人都是不同的,只是鼓勵同學做好自己想做的。當這件事由自己決定時,壓力就不會特別大,而是自己想做好些,別人就會幫助你。」

 


我的舞蹈哲學

 「現代舞是一個很有想像力的舞,很有創意,沒有限定的形式、動作及美學,作為一個藝術家,現代舞給人探索的空間很大。我覺得現代舞裡面很核心的價值,就是你的思考。例如我不一定要轉10個圈,但要知道為何要轉10個圈。這種創意的思考,對我來說是無止盡的,所以我不滿足於身體可以做到的動作,而是去思想:為何要這樣做?觀眾感受到嗎?這支舞有普遍性嗎?或者會不會有其它方式去切入?……這些全部思考對我來說,都是繼續行的動力,也是我對當代藝術的感覺。」

 


創作,就是與不同生命連結

 英國讀完書返港後,Joseph加入一個專業舞團,主要從事現代舞表演。在舞蹈創作過程中,表演者需要跟創作者、編舞等一起合作,Joseph看見不同的藝術家有不同的選擇,大家的思想會不斷碰撞,從而產生新的創作。「這時我會想,我的美學在哪裡?為何我思考的方式和他們不同?這些思考就會在合作的過程中累積,某程度上,我在目前的階段是尋找自己。」Joseph認為,創作就是如何和生命發生連結的過程。就如同買衣服一樣,人會去想它的價值,留意不同細節就會產生很多不同選擇,只不過在大多數時候,人會固定看某些地方,以便更容易做出選擇。而創作在某程度上,是一個系列的選擇,然後塑造出一個具體呈現的藝術作品。

 

幾個月前,Joseph推出自己的個人作品,是一段40分鐘的獨舞。Joseph期望觀眾透過他的演出,感受到他的思考,一同經歷創作的過程。對大眾來說,現代舞可能第一時間會看不懂,覺得很抽象。但Joseph認為,現代舞應該要做些更人性化及即時性的作品,令觀眾一看就可以明白及捕捉到某些意義。「例如,我的舞是否可以和觀眾產生共鳴,而這個共鳴的點在哪裡?作品與觀眾的關係對我來說很重要。我想接觸一些平時不看現代舞的人,某程度上希望他們能夠看得明白,並且享受。而另一方面,我想藝術裡有個中間的灰色地帶:我看不懂,但是我享受。我們可否允許生命有些這樣的時刻?我想做的或許就是這種藝術,觀眾隱約明白我在表達什麼,很多東西就是在表演與不表演之間的線中間遊走,去引發別人的思考。」

 


未來發展方向

 Joseph在今年1月,會與一個法國的舞團合作演出。而2月底在香港藝術節,Joseph將會與一位聲樂藝術家,合作演出一齣獨舞。談到將來的夢想,Joseph希望促進本地與外國舞蹈團體的連結,有更多的交流合作及思想衝擊。「藝術需要更多互相觀摩及討論,我想促成這件事的發生。另外,雖然視覺藝術及現代舞都屬於藝術範疇,是否可以打破界限,例如在現代舞的推廣方面是否可以做得更多呢?這是我目前在思考及想做到的事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Text:嵐

Photos: Jonath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