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/08/2015

開飛鏢道場 資金、意志力不可少

Fly兩年多前開始接觸飛鏢,不久就加盟一家飛鏢道場公司Puma,獲得特許經營權,在觀塘工廠大廈中開設道場,設有多部收費電子飛鏢機供客人練習,同時售賣飛鏢用品。 Darius對飛鏢非常有興趣,平日亦常到Fly的道場練習,希望能從事相關行業,但他深明在香港當全職運動員不容易,故想了解更多關於經營飛鏢道場的條件,以及整體市場的情況。 Darius﹕您為什麼會選擇開設飛鏢道場呢? 開店之後,除了賺取利潤之外,還有什麼獲益之處? Fly﹕在香港當全職飛鏢運動員,實在不足以應付生活,唯有開設飛鏢道場,才可以一邊賺取生活所需,一邊練習自己喜愛的運動。至於獲益方面,最明顯是交到更多不同的朋友。隨著飛鏢運動愈來愈普及,不同階層的人都會對這個運動有興趣,來這裡玩飛鏢,故此能讓我接觸到不同層面的人。另外, […]
20/07/2015

創業講求實際行動

「打機」是不少年青人的興趣,親身製作遊戲,以此成為職業,自然也是不少年用人的夢想。上月底,非牟利機構「傳恩惠您」,聯同數碼港、智研香港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(IVE),舉辦主題為「夢想成為『遊戲策劃』嗎?」大會,邀得資深「遊戲策劃」從事者,跟學生們分享心得。不少學生提出與行業相關的問題,以期在心理及行動上作出最佳準備,以下是其中一些問答的精彩節錄﹕   對遊戲製作有興趣的學生,應否創業呢? Silver: 學生本身較少負擔,即使失敗了亦不會有太大損失,因此應趁著年輕盡早行動。許多人有「創業口號症」,總是說自己要「創業」,說了七、八年,仍然沒有任何行動。若你真的有意創意,立刻註冊一家公司,讓自己有決心踏出第一步。光想是沒有用的,行動卻是最實際﹗ […]
20/06/2015

做「空中少爺」無前途?

空中服務員向來是以女性為主的職業,近年航空公司卻開始聘用男性,應徵的年輕男生也不少。阿文一直夢想成為空服員,即使曾經面試失敗,仍然再接再厲,最終成功入職。然而大部分人卻認為,男性當「空中少爺」沒什麼前途,這當然並不會令阿文減卻對工作的熱誠,只是若能夠從前輩口中得到鼓勵,對他確實更有意思。   Vivien從事航空服務工作長達25年,由空中服務員晉升至總倉務長,工作除了領導其他空服員在航班上服務乘客,還包括培訓空服員,回覆空服同事的各類查詢及需要。外形斯文溫柔的她,形容自己性格「坐不定」,因此對頻繁接觸客人的空中服務業情有獨鍾。   阿文﹕男性跟女性在任職空中服務員的事業前途上,有沒有什麼分別呢? […]
20/05/2015

為人師表 最緊要有”愛”

當老師是不少人兒時的志願,然而卻未必每個人都適合這個職業。況且現今的老師工作壓力日增,既要顧慮學生的學業成績,助他們升學,合乎學校、家長的期望,又要應對社會不斷轉變下,學生的各種需要。如此艱辛卻又影響社會至深的崗位,實在少一點熱血都不足以堅持下去。   今期「先行者」梁淑貞校長從事教育工作30年,熱誠從未減退,由教學、課程發展、師資培訓,到學校行政管理等各方面都擁有豐富經驗,同時勇於革新,志在讓孩子們接受最佳教育。她坦言,想到社會及下一代的需要,即使工作多辛勞,亦未敢有退下來的想法。到底她會如何鼓勵後輩,勇於承擔作育英才的使命?   麥老師﹕陳校長,你最欣賞的老師,有什麼特質呢? […]
20/04/2015

家人反對跳街舞? 消除疑慮由自己做起

今期先行者樂天,接觸Hip-Hop文化六年,起初主要學習街舞,其後認識到其他Hip-Hop元素,包括塗鴉、唱片轉盤等,深深愛上了這文化,毫無保留地投入其中。正職為航空公司地勤的他,同時經營街舞服飾生意,並將賺來的收入及公餘時間,都用於推廣Hip-Hop文化上。 向樂天請教的阿偉,是一名中學生,接觸街舞大概一年時間,在街頭及商場門外跟隨朋友學習,每星期大約花四小時練習。阿偉起初學跳舞,純粹因為覺得「有型」,後來興趣愈來愈濃厚,渴望舞藝更進一步。仍在求學時期的他,面對兼顧學業與興趣的兩難,如何在前輩的說話中得到啟發?   阿偉﹕雖然自己很想花更多時間練習,但家人卻害怕我會因跳舞而影響學業,同時對街舞有負面印象,故表示反對。你有沒有經歷過類似情況呢?有什麼解決辦法? 樂天﹕我自己本身沒有這個問題,但身邊有不少跳舞的朋友,都需要面對這個問題。他們的家人可能會質疑,跳舞會否影響學業,是否可以成為職業等等。事實上,這一切都在乎你有多麼堅持自己的夢想,不少願意付出努力的人都可以把跳舞作為事業,包括成為職業舞者、教授跳舞、開設舞蹈學校等等。當然,在你這個階段,努力學業,讓父母安心,亦十分重要。曾有一位學習街舞的年青人,不但跳得非常好,中學文憑試的成績都相當不錯,兩者都能兼顧且表現出色,連報章都報道他的故事,令整個跳舞界引以為榮。因此,你必須把兩者做好,才能向父母證明你的能力及毅力。另外,你也可以把與你一起跳舞的朋友,介紹給家人認識,讓他們知道,其實跳街舞的人,並非如他們想像般「壞」。 […]